OG真人app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生长 >> 学生社团

日照实验高中 文心文学社专OG真人app

宣布时间:2018-05-22 15:29:24  宣布人:系统治理员  点击次数:

日照实验高中文心文学社建设于2001年,除定期组织各项文学运动外,还定期编辑出书校刊《文心》,为学生搭建起文学阅读和写作的平台,营造了浓重的校园文学气氛,造就了一批又一批钟情文学的优秀学子。

    本期撷取部门文心文学社学生习作刊发,以飨读者。

0000888.jpg

伞与路

作者:张笑语

老人望着门前这条小径。

清明时节的雨总带着那么一点凄凉的味道,天地间的一切都笼上了一层迷惘的薄烟。雨丝轻吻着烟灰色的瓦,像春蚕啮咬着丰满多汁的桑叶。雨水敲打着屋外的草木,草木初生的浅紫色与嫩绿色氤氲在一起。

 

他还是更喜欢打在油纸伞上的雨。撑着一把油纸伞走在灰蓝色的雨幕中,周围的一切都似乎融化在雨中了,只剩下伞里的世界。雨敲打在伞面上的声音是那么清脆,深深的清晰地印在他的灵魂深处,那声音顺着伞檐一声声淌下:滴答、滴答、滴答……

那条小径老人已经走过了千次万次。老人眯着眼想,从他小的时候,他和父亲就总是从那条小径中脱离、归来。

父亲是一名制作油纸伞的匠人。他们家的油纸伞铺子一向在水乡著名。从小父亲就教他做伞,他幼年贪玩,父亲有时忙得顾不上他,他就偷偷溜出去,和同伴们捉鱼摸虾,一玩起来就忘记了时间。当他玩得纵情提着虾篓回家时,总会瞥见父亲铁青着脸站在巷口。

那时候的他,总免不了父亲一顿打,尚有好几天都得乖乖待在铺子里学手艺。可若是又找到了这样一次时机,他还是会绝不犹豫地偷溜出去。

老人污浊的眼睛望向窗外的小径,径上长满了青苔,森然的翠色爬满了蜿蜒向远方的沧桑的青石板。

已经很少有人来这里了。

这条巷子马上就要被拆了,这儿将高楼林立,门庭若市。其余的住户都已经签下了条约慌忙搬走,只有老人顽强地守在这儿,不愿离去。

老人透过那疏弃的小径,瞥见了以往的富贵。

老人的父亲、祖父,以及许多代人,都是制作油纸伞的匠人。小镇上所有人都从他们家的铺子中买伞。他的鼻尖似乎还萦绕着隐隐约约的桐油的气味,并欠好闻,但对他来说,那是最亲切温暖的味道。

他喜煌8心地把伞骨打磨得油光水滑,喜畛刳伞面上一点点漆上桐油,喜欢执一支毛笔轻轻勾勒出精致的纹路。

然而,如今的油纸伞已然消灭,色彩斑斓的塑料伞取代了杏花微雨中桐油的气息。他曾经想让自己的孩子传承这一份手艺,可是孩子们都到外地事情去了,他最终也没再坚持。

时代变了。那一条几多代人走过的小径马上就要子虚乌有,他的手艺是不是要湮灭成灰?

老人揉了揉眼,惊讶地发现雨中有一名年轻人撑伞沿着小径走来。老人叹了口吻,莫不是劝他签拆迁条约吧?

老人慢腾腾地起身,将年轻人迎了进来。

年轻人是来向老人请教制伞的。

爷爷,油纸伞被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了,国家要掩护传承这些传统文化,正好我从小就对咱们家乡的油纸伞感兴趣,我向这儿的老人们都探询过了,您家的伞铺是这儿最着名的了,”年轻人说,“我想求您指点一番,希望油纸伞永远有人喜欢,有人做。”

老人心里一惊,老人祖上传下来的这些武艺从来不传给外人,但他最终允许了年轻人。

年轻人学得很用心,老人教得更是用心。没有几多日子,年轻人终于独立做好了一把伞,他把这把伞献给了老人。老人抚摸着这把伞,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千百年来烟雨朦胧的江南,看到了西湖断桥上白素贞与许仙手执油纸伞闲步;听到了雨点打在伞面上,伞下的苏轼沉声吟哦:“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似乎跟唐寅一起,手撑油纸伞,流连在江南的杏花春雨中……

老人轻轻抚着手中年轻人送给他的油纸伞,悠悠叹了口吻。他似乎还看到了,在以后的日子里,在高楼大厦之间,许许多多的年轻人撑着油纸伞,闲步在小区的花园里,孩子们在雨水中欢快玩耍……

既然路还在,这间铺子又算得了什么呢?老人痛快地签下了拆迁协议。

 

 

 奶奶的牵挂

作者:时百惠

老家的木门,嘎吱一声,打破了乡村清晨的平静。

哦,是奶奶,她又早早地起了床,忙这忙那。

奶奶就是这样的人,泰半辈子都不辍劳作。现在,本应随着子女们好好享受一下清闲的日子,她却牵挂着老家,依恋着土地,整日奔忙于田间地头。她说,土地就是她的根,做人,不能离了根。

儿时的我总以为奶奶对土地的牵挂凌驾了对子女们的情感。

奶奶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她的一生没有传奇,但精彩都长在地里。

奶奶有四个子女,都争先恐后地将她接到城里去住,她不愿,只是淡淡地说:“这里是我的根,人老了就要落叶归根嘛。”

土地就是奶奶生命的支柱,如同门前的柳树与它的根不行支解。我逐步长大,一点点读懂了奶奶。

儿孙们每次回老家看她,她怕天黑,路上欠好走,总催着子女快脱离,说她要早点休息。而当汽车发念头响起,我们脱离很远时,转头总能望见奶奶站在家门口目送我们的身影。有时子女有些不顺心的事被她知道了,她总是妙想天开,不知会有几多个无眠之夜折磨着她。原来奶奶对我们的牵挂一点都不比对土地的牵挂少。

奶奶啊,一个永远都操不完心的老人!一个让人无奈的老人!

门前那棵掉光了叶子的老柳树,又抽出新芽。我一天天长大,而奶奶更老了。我想,奶奶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要强了吧。

不能再种地的奶奶,依然依恋着老家。

厥后,奶奶病了,被接到子女家里。她不情愿地住了下来,总是隔三差五地嚷嚷着回家,我就拿点心哄她,给她讲笑话、评书,她总是笑着听,直到我走出她的房间。

有一次,怙恃出差,家里就剩下我和奶奶。我写作业的时候,奶奶在看电视;我休息的时候,帮她捶背。她不言语,眼里流露出来的尽是温情,那充满爱的眼光,几多酸辛,几多满足。我不禁想起了我儿时她在我睡梦中替我掖被角时的神情,给我缝衣扣时纫不上针的叹息。

我们是奶奶的牵挂,奶奶也是我们的牵挂!

牵挂是藏在心底的爱!牵挂虽苦,却温暖着人心!

对土地的牵挂,让奶奶的日子有了奔头,虽然她已年过古稀;对亲人的牵挂,让一大家子和气相亲。奶奶常说:合家一心,黄土变金。

我知道,有些事情会随着时光逐步流逝,唯独牵挂永存,牵挂是爱的温度,会永远停留在心灵的沸点上。

浓浓的牵挂,多样的味道。走进人生,便走进了牵挂。

牵挂,真美!

 

 

  请你回转头

                                作者:吴江琪                

那约莫是三年前的冬天,一个从遥远的老家飞来的电话使我们一家人都慌了神——姥姥被查出患了肺癌。妈妈没有血色的嘴唇哆嗦着,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那年寒假,险些是刚一考完试,我们就马不停蹄地赶了回去。

姥姥躺在炕上,气色很差,花白的发丝散乱地铺在枕头上,格外耀眼,她眼角和额头上每一道细小的皱纹,都似乎因为病痛在哆嗦。平日响亮的大嗓门,如今也如浩浩雄师偃旗息鼓,中气不足起来。她躺在那儿唤我的小名,可却再也不是我熟悉的嘎嘣脆的炒豆子般的声音了。怎么,那是一个垂老迈矣的老人虚弱沙哑的声音啊!我的脚步硬生生的顿在那儿,险些想要转身逃离。

接下来的十几天如梦般虚幻,我怎么也回忆不起,只知道当心中疼痛的热度逐步冷却,剩下的便只有麻木般的冰凉了。临回日照的那天,姥姥很平静地坐在炕沿儿,一如窗外平静寂静的雪。她突然伸脱手,一把将我揽进怀中,粗拙的双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我嗅到一股浓浓的馥郁的柴草香,那是一个农村妇女饱经岁月的沧桑后沉淀下的令人心安的味道,又朴实又温暖又优美,隔着重重时光依旧真实可感地遗留在我鼻尖,一不小心便触起一阵雪一样的疼痛和忧伤。她悄悄地开口:“让姥姥多抱一会儿,这一去怕是再也见不到了。”依旧是那虚弱中夹杂着渺茫的声线。我一下子哽咽起来,喉咙深处似是有什么在聚积,苦而咸涩,我装出欢快的声音说:“不会的,不会的……”可说到最后,自己也忙乱和不知所措了。那一瞬间,我那么庆幸自己没有看她的脸,否则恐怕会压抑不住地哭起来。我只感受怀里的身体因病痛的折磨而变得又轻又瘦小,让我有种留不住地错觉,只剩潮水一般的无助与怅惘。

临行时已是黄昏,夜色下雪闪着晶莹的白光,又凉又寥寂。众人不让姥姥出来,说外面天冷,怕让她受了寒。上车前的一瞬间,我不经意转头看了一眼,却瞥见不远处的墙根下,一个裹着大棉袄的鸠拙的身影,正扶着墙,很艰难地一步一步挪过来,像初学步的幼儿。寒风扬起她花白的发丝,和着天地间簌簌的落雪,她走得艰难且缓慢,虽然夜色朦胧模糊了距离,可我却似乎十分明确地瞥见她手上的青筋因用力扶着墙撑着身体而突突地跳着。那一瞬间,天地都肃静了,只剩下漫天的雪花依旧纷纷扬扬地落下来,我像在看一部无声的默片。谁人夜晚,我倚着车窗,看着夜空,一夜未眠。

尔后,像影戏中的快镜头一般,时光那样快的走过了一年。我在生物地剖析考的前夕收到了姥姥去世的消息。刹那间,漫天皎洁的纸花被凛冽的寒风裹着,在空中扬扬洒洒,竟那么像天地间素净的落雪和姥姥的银白的发。那馥郁的柴草香横冲直撞地闯进我的鼻翼,依旧那么温柔优美,却多了一丝曲终人不在的忧伤。我似乎被拉扯着回到了一年前谁人寒夜,一年前谁人小屋,又听到那句痛得铭肌镂骨的话,可是再一看,屋内空空,已不见半丝人影,只有窗外,依然平静地飘着雪花。

模糊间,我又瞥见了谁人扶着墙艰难行走的身影,在我转头的那一瞬那样鲜明地烙进我的脑海。而现在,我再转头看,却只看到一片孤寂落寞的黑暗,再不见谁人温暖的身影一步步向我走来。我想哭,可眼泪却已干枯。

时光长长的路上,我一路向前走,徐徐凌驾了那些原本牵扶着我的人,他们在我身后很努力地追赶,可却只能望到我的背影。我总是忘记转头看看,最终连目送他们脱离的时机都没有。

姥姥,如果注定疏散,我想要这样的目送。你走在田间长长的阡陌上,四周是生你育你的土地,温柔地把你包裹,皎洁的雪花飘落下来,平静地一点点模糊掉你的背影,你就这样缓慢的、庄严地、优美地走向生命的循环。

真希望,我能回转头。

 

 

             风路之行

                    作者:吕冬梅

还时不时地与同学谈谈窗外的风物。周围的同学热火朝天地聊了起来,只言片语汇成了一首首交响曲,往日讨厌喧嚣的我,却津津有味地聆听这纷杂的奏鸣音——回家真惬意!

感受过了个漫长的世纪,我终于盼到了那久违的浅笑看着我的路口,听着车门“咣”地一声,心中异常兴奋。风凛冽地刮,与风来个亲密接触,价钱则是脸刀割般得疼痛。我委曲睁开了眼,看到了不远处那熟悉的身影,不错,那是爸爸。他紧缩身子,手还时不时地搓搓,脚也不停地跺着,他走路的样子有点僵硬,看来在那良久了。爸爸真傻,旁边有棵挺拔的树,他却不知躲一躲,而我知道他是怕与我错过。我快步走到爸身边,瞥见了他舒缓的眉,脸上也露出了那农家人憨厚的笑容。每当我哭闹时,看到爸的微笑,就会在他的抚摸中笑了。爸爸拿过我手中的包:“这么重啊!学习很累吧!”并把手套和围巾递给我,眼睛里满是疼惜。无意间我触摸到了他那双被无情岁月剥蚀现在筋脉突兀的手,心里感受暖暖的。随后爸爸抽出个垫子(那是妈妈给他护腿用的),并示意我坐下,我舍不得坐,偷偷把它藏在了身后。

爸爸骑着车,只管挺着胸,热气从他口中呼呼地冒出,瞬间凝成了小冰晶,而我抱着柔软的垫子,贪婪地嗅着只有爸爸身上才有的味道,相信那是让所有的孩子都感应温温暖平静的味道.爸爸好瘦,风从他身旁吹过,我看到了那瘦削的背,隔着厚厚的衣服都能感受到那一根根外突的坚强而结实的脊骨,这是支撑我们这个家的脊梁,而它在岁月的剥蚀下,越来越弯啦。车子不住地摇晃,“闺女,坐稳了,扶好爸爸。”他一次次提醒我,又一次次用原本已冷得无力的手牢牢握紧车把,车子变稳。风依旧在耳畔咆哮,丝毫没有罢休的意思,似乎在居心为难我们俩。路边的柳条绷直了腰与风抗衡,就像爸爸。

风吹得更烈了,爸爸的头发都竖了起来,终于到了谁人熟悉的拐角,“抓紧,要小心”。回抵家,爸爸赶忙端来一杯热水,看得出他的手在抖,“闺女,喝~喝~水”,我接过水,再次触遇到了那双带给我幸福的手,手冷冰冰的,我的鼻子不觉一酸。很长时间没有好好端详父亲啦,不知何时,他的头上又添上了几缕鹤发,不知何时,他的眼角也被消磨得黯淡了。

丝丝鬓发子女债,历历深纹岁月痕”,也许这就是对父亲最好的写照吧!都说父爱是默然沉静的山,纵然它是默然沉静的,也有不平凡的漂亮。它陪我走过挫折,伴我迎接挑战,让我笑对崎岖,教我学会坚持。

千言万语诉不尽我的谢谢,我只想说一句:“爸,我爱你。”

 

            香草明确那片天

                   作者:郑惠文

那一天,天朗气清,阳灼烁媚。香草自由自在地在暖风中摇曳,散发着自己独占的香气。自满而孤苦。

我和往常每个周末一样,异常兴奋地飞回家。期待着我的是一桌适口的饭菜和爸爸妈妈温柔的笑脸。一如既往。我也就自然地享受着这一贯热情周到的服务。每个周末回家肯定是和电视机、电脑粘在一起的。爸妈这时也在准备着一顿丰盛的晚餐。我敲击键盘,快乐所在击着鼠标,好好“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周末。一天的时间也就在无声无息中悄然流失。

妈妈终于来叫我学习。态度温和。“我再玩一会儿!”我头也不抬地扔下一句话。几番教育,我不耐心,显然枯燥的课本不如多彩的电脑屏幕看着带劲。“哎呀!烦不烦啊!”这下子,妈妈走了,不来“烦”我了。一顿酷寒的饭菜,可想而知。妈妈不理我,哼!我也不理她!这时的我,脑子里基础没有“反省”“致歉”的字眼,相反,还在想着游戏。妈妈不用饭,进屋了。

下午,气氛欠好,我背起未曾开启的书包自己坐车上学。天气闷得掉不下一个雨滴。

那棵香草不再是摇曳自若,却在使努力气不让自己低头。往日的香气也被风吹得不见踪影。它失去了自满却越发孤苦。它的冷漠让蓝天妈妈伤心,香草不懂。

路上。今天发生的一切让我深刻回忆。妈妈身体那么欠好,她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我身上,而我……我想着自己的差池,反省着自己的过错,无数的自责与忸怩涌上心头。我凭什么让妈妈这么伤心!想着想着,眼泪便往外冒了。从那天后,我变得听妈妈的话,努力学习,让妈妈兴奋。妈妈却不记得什么,依旧给我提供最温暖的服务。

以后,天空变得那么蓝,像是妈妈在笑。有橙汁一样味道的阳光洒满全世界,也洒到香草身上。香草重新抬起头,身边是一片绽放的花朵。香草默默反省自己,天天都是,因为这样,她不会再犯错。它抬头看天,天空一直微笑。它告诉蓝天,她都明确了。它努力散发自己的香气。自豪而不孤苦。

香草明确那片天。

 

 

           在那夕阳映辉处

                   作者:程明秀

夕阳下,映晖处,秋风中,站立的是我的身影;夕阳下,映晖处,劳作的是我的怙恃;夕阳下,映晖处,感受着这份和谐与优美,我感受到心底里正在涌动着一种叫做感动的气力,流彻心底。敞开心胸,感受到心底里的世界,正在逐渐扩大。

曾经的我,因自己是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而自卑过;曾经的我,因为得不到自己想获得的工具而哭泣过。可是,在那斜阳映晖处,我逐渐长大了,也懂事了。别人的童年里,多的是木马、竹车,我的童年里多的只是那斜阳下摇摆的扁担。别人的童年里多的是舒适、享受,我的童年里多的是磨练与忍耐,纷歧样的童年,纷歧样的生活,纷歧样的人在走纷歧样的路上。我就是这些差异中的一个。

生活的困拮据使我不得不外早去面临艰辛的生活。可是,随着年岁的增长,我学会了去明确更多,去明确更多。我从相貌貌寝的自卑中走出来,学着用心灵那善良的那一面来取代这件不具有任何价值的臭皮囊;我从眼光如豆中走出来,学着用知识来填充精神的空缺;我从孤寂关闭中走出来,学着用信心与勇气来面临一切的难题与挫折。没有人会知道,为了做到这些,我支付了几多。我只有一个信念,我要证明自己。

我有一个很完整的家,有明确我、支持我的爸爸妈妈,我没有任何的兄弟姐妹,怙恃在我的身上倾注了他们所有的爱与希望,这可是一份沉甸甸的礼物,一份为了这个家我可支付全部的责任,无怨无悔。我不诉苦自己出生于这样贫穷的家庭里,心甘情愿为了这个家而学习,而奋斗;去奉献,去支付,用宽容的心去容纳一切。

斜阳映晖处,两行污浊的泪悄然落下,泪珠闪耀着的是怙恃对我的愧疚,他们恨自己没有给他们唯一的女儿缔造一个富足的家庭情况。微笑,在斜阳下展开,一切尽在不言中。总之,我已被感动了,我深深爱上了这份和谐的美。在感动中,我收获了自己,收获了人生。

在以后的生活中,我会记得,到斜阳映晖处走走。

 









0
//总统计